...........

         避免雙重課稅協定  僑胞不必過慮          


薛盛華(左)與曾永光。(記者周化堯/攝影)

記者周化堯02.16.13 溫哥華報導)加拿大與台灣計畫簽署「避免雙重課稅協定」,海外華僑信保基金董事長薛盛華15日應卑詩省台灣商會邀請,代表中華民國僑委會到溫哥華舉行講座說明,指點迷津化解疑慮,呼籲僑胞無需過度擔心。

「台加簽訂避免雙重課稅協定及海外信用保證基金講座」15日晚間假溫哥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舉行,由曾居於溫哥華31年的薛盛華主講,除了駐溫哥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曾永光以及僑務秘書黃正杰皆到場外,還有專業會計師在場答詢解決疑慮,約有150人參加。

針對僑界目前十分關心包括台灣資產曝光和須繳交額外稅金等疑慮,薛盛華表示,許多僑胞獲得錯誤訊息,認為該協定就像「洪水猛獸」,以為協定會令僑民而需繳交更多的稅,但其實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除非是因逃漏稅而遭政府盯上的「大咖」,一般民眾毋需過度提心吊膽。

至於還有僑民擔心資產或稅務資料曝光,薛盛華解釋這並非在協定的規範範圍內,因為任何類似協定簽署後,都有可能交換資訊,但也不會調查安分守己的一般百姓,同樣也是聚焦在涉及逃漏稅的「大戶」,因此僑界不用擔心。

★日出條款取代既往不咎

另外,薛盛華說明協定內並無所謂「既往不咎」的條文,而是以「日出條款」取而代之。他舉例:「假設今年三月簽署協定,等於明年才開始適用,而以前的東西根本不在協定規範之內,就算加國政府要民眾的過去資料,台灣也不會給,因為違反協定的生效日期,就算交換資訊,也是交換協定實施當年以後的資料。」

他續稱,他自1977年至2008年皆居於溫市,2008年才返台至僑委會出任公職,自己在三年前就已將避免雙重課稅協定擋下,原因在於加國的稅法、稅制稅務和稅率皆與台灣不同,而且當時的擬案協定仍有許多不足之處,最後雙方歷經三年多的磋商和洽商,且各個相關環節皆到位後,才又重新端出台面。

薛盛華指出,協定適用範圍包含企業和個人,協定簽署後,不僅可杜絕不肖的跨國公司以「轉移定價」的手法而逃漏稅,對於個人而言,更可讓稅務問題「化暗為明」,因為協定將認定僑民的主要居住地,就算領取加國政府福利,也將本處於暗處的台灣退休金變成公開收入,反而讓僑民的日子過得較為輕鬆。

薛盛華表示,任何一個避免雙重課稅協定的簽訂,或多或少對於各國居民都會帶來不同層面的影響,但卻為台灣的經濟發展帶來很大的機會,因為避免雙重課稅協定現已成為全球趨勢。

他說:「假若台灣擔心本地僑胞的繳稅或其他原因而不簽協定,那恐怕是全世界沒有的事情,而且因小失大,因為全球各國現已簽訂3000 多個避免雙重課稅協定,好比香港和加國日前才完成簽署,若疑慮能講清楚的話,相信僑民都可接受。」

............

               重慶南泉中央政校變別墅                   


中央政治學校在重慶舊校區已拆毀殆盡,只留下
校長官邸、陳氏公館等處。(記者林庭瑤/攝影)
 (世界新聞網 記者林庭瑤重慶2013. 02.16電) 台灣的國立政治大學前身是在大陸的中央政治學校,這裡曾是武俠小說家金庸、馬英九之父馬鶴凌的母校,在重慶南泉的中央政治學校舊址,十年前賣給保利集團開發成高級別墅區,只保留下校長官邸和陳氏公館等陪都遺跡,其他皆拆除,如今已不見當初學校舊建築的模樣。
從重慶市區往南15公里,抵達南溫泉風景區的小溫泉,因其小巧精緻又稱「小泉」。這裡曾是政治大學前身的中央政治學校,1938年秋天從湖南芷江遷到重慶小溫泉,蔣介石任校長,陳果夫任教育長,是抗戰時期內遷規模最大的一所學校。
中央政治學校是孕育政治菁英的基地,培育出金庸、馬鶴凌等知名校友。當年金庸從浙江海寧到重慶,考取中央政治學校外交系的國際法專業。金庸曾對朋友說,在中央政治學校讀書的最大好處就是方便,食衣住行都由學校供給,不須家裡資助,所以他很少跟浙東老家聯繫。
進入中央政治學校舊址大門,映入眼簾的是「保利小泉別墅」,穿過警衛室,一棟又一棟的獨立別墅,以黃褐色為主調,周圍樹木蔥蘢,道路兩旁豎立「小泉別墅」旗幟,據說別墅內保留了不少百年老樹。
由於2003年保利集團徵得這片土地,經開發成別墅區,如今還保留蔣介石校長官邸、陳氏公館、天一池等三處,但已見不到早年學校建築的模樣。
「校長官邸」是蔣介石在重慶四大官邸之一。校長官邸依花溪河而建,文革後瀕於毀塌,保利集團於2006年斥資維修,目前官邸內張掛中央政治學校校史、組織結構圖、知名校友、校園舊地圖等,也保留蔣介石的辦公室。
「陳氏公館」是陳立夫和陳果夫居住的處所。陳果夫任中央政治學校教育長常年居此,其弟陳立夫也時而小住。公館分為上下兩層,正面及右側有廊,設有木欄杆,共有大小廳室十餘間,內部沒有陳列物。在1990年代末傾塌,再由保利集團於2006年按原樣重建。
一位重慶文史工作者感嘆說,中央政治學校歷經文革後毀壞殆盡,改革開放後交給開發商,如今搖身一變成了高級別墅區,沒有保留下完整的陪都遺跡,等於是斷掉了兩代人的歷史記憶,徒留舊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