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先生﹐請問您貴姓﹖ 


[臺北訊]各位4年同窗人﹕

在臺北的20日晚上,我們新聞系的晚餐聚會,在老張安排的國父紀念館立德廳舉行,將近30位從世界各地來的 ’英雄好漢‘ 齊聚一堂。當晚雖然傾盆大雨,但熱情不減。若是你沒到場,就只好念念(這「念」字當有個口字旁,但我電腦只有簡體中文,所以請包涵了)這濃縮的 「會議」記錄了。

阿朱從去年辛苦籌畫這聚會,又擔起50年紀念集 「回首來時路」的總編,所以晚上他「點名」 我作「司儀」 我不敢不服從「領導」。

當年大家到政大全是 「新人」,我最喜歡的是帶大家做團體遊戲(記得嗎?),現在方知那活動叫「破冰」。

昨晚有些同學記起來當年玩的有 「大風吹」 和「蘿蔔蹲」。但我們昨晚都沒玩。到了70歲,已吹不動到處跑,蹲下去更是站不起來。若不服氣,你試試看。

多少同學都是50年不見,乍看之下,真是「相見不相識」,等自報姓氏後,卻愈看愈像。我這次特別感受到 「僑生」 的熱情。黃賽芳竟然默默地為莉綺和我 ’「買單」(埋單),陳崇麟托我帶了三個紅包,在聚餐時抽獎助興。三位 lucky winners 是老張﹑簡遂生和孔祥霙。但三位都捐贈為班費,或許拿來做拷貝CD ,和寄紀念冊的郵費吧。

若是你已「經年」未回母校,校園已完全不是你所記憶中的校園了。大門不一樣,計程車司機猛催我下車,說「政大到了」,我不肯下車,抬頭一看,四維堂縮水了,道南橋不知去了何處.....真是 「青山依舊,人事全非」.....

昨晚每一位在場同學,都做了「簡報」,彼此祝福。雖不知今夕是何夕,也不知何時何處再相見,但這4年同窗的緣分和情誼是抹不掉的。

25日留在臺北的同學,還有一場聚會,仍在國父紀念館立德廳。你若錯過20日,還有機會哦,讓生命中少些遺憾,多些回憶!
當年老張眼中的「小林」,現已變為「老林」寫於521日早晨

[聖地亞哥訊]  20日晚上,終於聽到了歌王張錦明的高歌一曲,還真不賴。可惜時間不夠,我們的歌后張莉綺沒能有 equal time. 幸好在25日晚,她和杜慶合唱了下聊勝於無我的時差好慘,晚上不肯睡,白天醒不來。
林文2014/6/3

[台北訊]聚餐时黄赛芳也默默地买单(埋單) insisted that I should accept her goodwill.  
Helen/
祥霙 5/20/14

[吉隆坡] 谢谢林文的信,把20日的老同重聚的情大家。
我能感晚的馨,晚的盆大雨,不正是雨故人来吗我泛起丝丝,大有少小离家老大回的那种桑。
人到了岁数怀念去的事物,即便是年隔壁班的、不曾深的,或是坐在老座位的同,也在眼前。
法与大家在一起,天涯海角寄上我的祝福!
2014/5/21

[埔里訊] 剛看了何偉之覆林文電郵,感慨一同,昔日分別時都是英氣勃勃,意氣風發的歲數,半世紀才聚首個個都已古稀之年,套用趙茶房(趙寧)先前的打油詩,多數人都 是"髮蒼、視茫、中廣"之類,不論體型和面貌都躲不開歲月留下的滄桑。梁繁章在茶會上竟問我叫什麼名字? 在餐席上和我同桌三人我竟認不出是誰?敬酒相問,其中張奕衡竟是我昔日18宿舍同房數年伙伴,如此相見不相識,說明我們分別太長時間,彼此都改變太多了。
去年九月趁美國回來幾位老同學,在台大校友會館餐廳有一小聚,筵開三席,當時我竟有一半左右差點認不出來;這次聚會多了西馬的黃悅群、張奕衡、黃白虹;東馬的黃賽芳;美國的譚益才、加拿大的徐新漢和張錦明。語云"風雨故人來",大雨不斷,益增老友相聚的溫馨。
另如林文信中所言,半世紀前我們唸書的政大,茁壯快速成長,脫胎換骨,讓天涯遊子初次返校的幾乎不認得當年的母校。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讓人 感嘆時光飛逝,人物全非!聚會匆匆,會散聚餐,餐後雨大未能散步校園,留下一些身影,大家匆匆散去。我感冒初癒,體力欠佳,晚上國父紀念館的聚餐無法與 會,匆匆趕回埔里,所以照片拍的不多,至感抱歉。
杜甫詩云"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最能對照我們老同學分別五十年再度聚首話當年的情事。珍重再見,期待有日再相會!
關瑞熊2014/5/21
 

[溫哥華訊]
[台北--520中午--聚賢樓] 50年不見﹐大家相見歡喜若狂﹐有的記得模樣卻久久叫不出名字。有的叫得出名字卻叫錯人。有的甚至叫出﹕「關先生﹐請問您貴姓(大名)﹖」
[台北--520晚上--國父紀念館] 50年不見﹐「回首來時路--政大畢業50年感懷」一書﹐校友總會原本允承發給作者每人兩本﹐縮水成一本﹐真是洛陽紙貴。
30人「立德餐廳」濟濟一堂創世紀鏡頭﹐每人說幾句50年感言﹐有的簡短可愛﹐有的詩詞歌賦﹑經典論說﹐欲罷不能。
[台北--木柵--動物園] 50年不見﹐台北依樣婀娜多姿﹑木柵依樣令人夢醉﹐捷運真方便又便宜﹐只是﹕花20元到政大非要在名叫「動物園」站轉車。想起在香港坐巴士很少人會說在「台灣出名老歌星(青山)」站下車。還有在台北到處有WIFI﹐手機依媚兒通訊太方便﹐只是我買800元新台幣SIM儲值卡﹐兩天沒打幾通本地電話就報銷﹐啞口無言。
[台北--政大全球校友服務網] 海外各地政大校友會資訊網大都有縺結母校「政大全球校友服務網﹐而「政大全球校友服務網」的全球部落欄卻找不到縺結海外各地政大校友會資訊網」﹐五毛一塊(三輪車童謠)。
[台北--北京--廣州]我在北京跟人謝謝的回答是沒事兒」﹐在香港是「唔需」(不用)﹐在台北卻是「不」﹗50年不見﹐不知是我不會」感謝﹐還是.....﹖
[台北--板南--捷運]那天下午4點多鐘台北板南捷運車上發生鄭捷震驚社會喋血慘案﹗還好﹐那是521日發生﹐不是520日我搭車去國父館那天那班﹐所以520是吉日呀。
---阿漢2014/5/29


[金山訊]對了! 杜慶參加了5/25惜別會, 帶領大家唱才女阿文填詞的“魂斷藍橋離別曲“ 和 “Amazing Grace”。張錦明在5/20團聚晚餐時高歌一曲,驚豔全場!
阿綺 Jun 1, 2014

https://snt151.mail.live.com/ol/clear.gif[紐約訊]阿漢,阿霙﹕電郵寄出後發現又是不完整名單,漏了你。祥霙熱心公益精力旺盛,編個新名單如何?
--阿泰 Jun1, 2014

https://snt151.mail.live.com/ol/clear.gif[紐約訊]瑞熊﹑新漢﹕阿綺說你們都寄了照片,王隆華沒有收到。我也沒有收到。有大團圓照嗎?請標明誰是誰。她信裡提到韋光正,黃良吉右邊站著的是他嗎?也不像。也許我該先重認歐茵西,這樣,就不難指出韋光正了,瀟灑會唱黃梅調的陽光男孩在哪裡?
-- 阿泰 Jun 1, 2014

[金山訊]阿泰﹑ Delphine﹕回來美國之後, 因感冒而受苦, 到現在還沒好。 台北進出,戶內冷氣, 戶外時熱時冷時雨,對我們住灣區半島 “四季如一偏冷”的人,是頗大的挑戰眼帶笑意的笑臉 這次多蒙台北的同學,尤其是阿朱和老張大哥的細心安排,我們能相聚敘舊,可貴不捨。 很遺憾沒有看到更多同學, 以後機會 更少了哭臉。你說的不錯,五十年後見了同學,多數名字叫不出對不起來。 我還因此挨罵! 你“點名” 中, 我記得的還少了:我50 年後第一次見到的黃白虹和她的帥哥夫婿, 韋光正,張錦明及夫人; 還有常見的黃悅群 (馬來幫)。
關瑞熊和徐新漢寄出的照片你收到沒有?王隆華說他沒收到。  也許我們的網路“連絡人”阿霙可以整理一下名單重發。
端午祝福!泰永問安!
阿綺 Jun 1, 2014

[紐約訊]阿綺﹑泰永﹕寄出電郵後檢查,居然沒有你倆,那名單不全,怎能漏去給我照片的人!近來可好?祝你們福體健康,平安喜樂。
--- 阿泰 Jun 1, 2014 

[紐約訊]阿綺﹑阿霙﹑阿文﹕收到分別伊來的相片,謝謝。看起來同學們都還像過去的樣子,只是都成熟了不少,青春氣息散去,有股秋天果實的甜香。不過,你們有福有緣回去參加 畢業五十年團聚的,太懶了,相片沒有註明誰是誰,更是報導不詳細,除了那場暴雨,記不清三人說了什麼。有沒有全家福照片?標明誰和誰站在一起。我特別高興 看到王玉賓和黃賽芳,當然也認得出高峰榮﹑戴玉麒關瑞熊簡遂生梁繁章郭奇榮朱宗軻張作錦黃良吉。我一看再看,無法辨識站在阿吉右邊的是誰, 抱歉,我眼拙。驚奇發現電郵地址中有杜慶,我很想念老哥,那張臉不會是他吧!不像。美國加拿大回去的,我都認得,沒有忘記,不用擔心我已經癡呆。對了,我懷念張齊仲和王德軒,誰知道他們的近況? 
--阿泰 Jun 1,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