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大加西校友會通過不同意修改校歌案

溫哥華訊】政大加西校友會近日在列治文召開年會中通過﹐支持台北政大校友總會「不同意修改校歌」的決議案。
加西政大校友會在15日慶祝母校89周年校慶及年會中﹐選出11名新任理事﹑及通過動員校友參加今年台灣各大學加西校友會聯合會舉辦的夏季郊遊與聖誕餐舞會。
該會在30日複選中﹐推舉會長徐新漢﹑副會長孫中岱﹑祕書長陳壽經﹑財務何偉威﹑聯絡歐陽葵等。並通過前駐南非大使王飛﹑僑務委員吳麗珍﹑邱永功及高進興為顧問。
圖為政大加西校友會校友合影。

首頁 > 典藏政大
(摘自144期政大校訊)

跨代對話 唱出時代校歌

【記者陳昭雄、黃哲芬、馮庭萱、劉玟秀、張瑋珊報導】「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我們就是管理眾人之事的人…」創作於民國29年,《政大校歌》由政大前身、中央政治學校教育長陳果夫填詞,作曲家李抱忱譜曲,多年來,在文化盃的推廣和傳唱下,不但是政大學生都琅琅上口的一首歌,更是所有政大人共同的校園記憶。無論畢業多少年,每回校友見面,只要有人起個音,大家都能跟著一起大聲接唱…
 然而,走過了抗戰、國共內戰,來到臺灣,進入了言論自由的民主新時代,這首歌詞中乘載許多歷史記憶和價值觀的一首歌,有沒有修改的必要?
 104年11月21日校務會議上,不同年代師生和校友們展開激辯、各自表述,最後經投票決定,另外推派會議代表另組織「檢討現行校歌委員會」。經過兩次會議,委員會提出建議,為了尊重歷史傳承與政大人共同回憶,保留現行校歌;但也將廣徵各界意見,新增修訂版歌詞,將來與原版歌詞並陳演唱。
 「校歌創作當時有一定的時空背景,我們要尊重歷史。」委員會召集人、傳播學院院長林元輝解釋,委員會目前的共識是,現在的校歌不廢也不修,「兩百年後仍然可以唱」,但因應時代變遷,可以參考成功大學模式,修改部分歌詞內容,產生修訂版校歌。
現行歌詞中最引爭議的兩句話:「實行三民主義為吾黨的使命,建設中華民國是吾黨的責任。」委員會初步擬定靶子提案,將改為「實行民主法治是我們的使命;保護祖傳家園是我們的責任。」至於有人認為「革命建設」、「命令貫徹」等字眼太強烈,靶子提案中也建議修正為「國家建設」和「理念貫徹」。
 另外,國家發展研究所長李酉潭提出,「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的觀念太老舊,建議將「管理」改為「服務」,委員會也持開放態度,歡迎各方參與討論,再由跨屆師生校友共同決定。
 根據委員會目前規劃,為了廣徵最大多數政大人的聲音,將架設網站,開放目前在校教職員工生和畢業校友線上表達意見,除了表述對方案的支持態度,同時也能貢獻編修智慧。
 問卷調查結束後,再由委員會統整結果,向校務會議報告,最終由校務會議最後決議。
 「旋律絕對不會更改!」林元輝強調,現階段委員會的共識認為目前校歌的旋律有一定的價值,既然各界爭議焦點在歌詞,旋律部分將不會調整,以免造成分裂。將來如果真的通過增列修定版歌詞,不同年代的校友還是可以同場合唱校歌,只是演唱歌詞略有不同而已,「但都是校歌」。
 「就像是不同年份發行的硬幣圖案不同,但表面幣值都等值,同樣都能使用。」
 林元輝表示,相較於其他校務議題,委員會都同意校歌檢討案應該更審慎討論、廣納意見,避免匆促決定引發更多爭議,因此整體進度沒有時間表,期望能充分考量各方意見,盡力譜出大家都能接受、真正屬於所有政大人的校歌。
字級設定:   

校友看校歌 唱的是精神和生命

【記者陳昭雄、黃哲芬、馮庭萱、劉玟秀、張瑋珊報導】「每年五月的校友聚會,不論年輕老少,所有校友都會站起來唱校歌,更不用說是目前最老的93歲、南京時代畢業老校友。」跨海談起對〈政大校歌〉的記憶,北加州政大校友會前會長王莉莉說,除了正式校友聚會之外,校友們對於校歌的情感牽絆之深,恐怕不是一般年輕學生能體會。
她提到,校友會內曾經有位葉尚志教授,103歲過世前,每年在老人院過生日時,都要求前去拜訪祝壽的校友一起唱校歌,「每次至少要唱三、四遍,他雖然口齒不清,仍會賣力地跟著唱。」告別式上,校友們因而以合唱校歌送他最後一程。對許多校友來說,校歌已經不單單是一首歌,而是一段生命歷程、一個精神支柱。
「在海外,能找到同一群政大畢業的人,一起唱校歌,那種感動無法取代。」王莉莉想像,「若有一天,在校友或校慶典禮中,大家在唱校歌,你卻只只能呆站原地,那是一種『無根』的感受,彷彿無所憑藉,被割捨在學校之外。」
澳洲墨爾本校友會長吳天佐同樣提到,「對海外校友來說,重要的不是內容,而是大家離鄉背井於聚會時同唱一首歌的回憶。在海外唱校歌,感情意義並不亞於唱國歌。」
行政管理在職專班校友周昭雄也同意,儘管有些在職專班同學對學校的感覺不如大學部同學深刻,「但校歌對我還是有不可取代的意義,因為這首歌的確代表政大的其中一段歷史與精神。」
 日本校友會長康永昌經常返回政大,了解校歌爭議與臺灣現在的政治情況相似,明白年輕人正在尋找一個屬於自己的新制度,也同意時代變遷下,學校肩負的責任和過往不同。但儘管如此,他仍希望保留舊校歌,強調未來若真的必須修改,也希望刻詞保留紀念,「畢竟這是學校的歷史」。

校歌怎麼修 仰賴跨世代人共思激盪
【記者陳昭雄、黃哲芬、馮庭萱、劉玟秀、張瑋珊報導】2014年學生會實施校歌問卷調查,六成多學生認為應該更換校歌;2015年底,野火陣線以「廢除舊校歌」為主張,獲得近1400份連署書。相對於畢業校友,在校生透過問卷和連署公開表達,他們對於「校歌」的想法與期待和過往截然不同。 
政治二蕭凡奕同意校歌乘載了校友的記憶,但認為學校的主體應該是現在在校的學生們,「我們正在塑造我們自己的校園、塑造我們對政大的認同。若是校歌存在,卻是首沒有人想唱的校歌,那又有什麼意義?」
 土文二胡芷昀也主張,「在過去的思想逐漸被時代汰換掉之後,我們更需要利用中心教育思想來帶動學生。」她了解校歌對於校友的意義,「我個人比較偏向新舊並行」,同時讓大家思考校歌應該是怎麼樣的型態?
不過,在歌詞或曲調的現代性之外,更多同學坦言,之所以爭取修改或廢除校歌,其實真正要爭的是對於公共議題的表達權和討論公共程序。
 中文四馬世穎認為,「學校應該公開透明地開放討論歌詞,並讓學生發表自己對於過去校歌的看法及未來期待。」 
「大學」(university)是追求宇宙中真理的場域,當中包含的知識價值無遠弗屆。」歷史系副教授楊瑞松指出,校歌字詞雖然體現了當時的時代訴求,但政大若自許成為一流大學,現行歌詞的層次,恐怕已經無法達成現今追求的目標。
 然而站在中立角度觀察,楊瑞松提到,「在歷史的洪流中,也許現在的紛爭都只是說明,我們正處於一個追求更好結果的討論過程。」建議釐清校歌議題的時候,各方應該先定義追求的「價值」為何?「公開討論溝通,與時俱進維持一個最大的公約數,也許是現在比較重要的事。」
 財政二楊季昀支持楊老師的看法,同樣認為關鍵是「我們到底怎麼看待校歌的價值」?他說,如果校歌的價值僅是為了維繫傳統,那麼歌詞的內容並不重要;然而如果價值在傳達精神與理念,歌詞就變得很重要了。
 曾經凝聚了成千上萬政大人的心,但進入21世紀,面對不同的價值觀,臺灣史研究所長李福鐘同意,〈政大校歌〉「有必要做一些某種程度的處理,否則要如何繼續凝聚往後政大人的向心力?」
他呼籲校友們需要考慮隨著時間過去,世代逐漸交替的議題,但也同時勸勉年輕學生,既然臺灣已經進入民主化時代,身處在這樣環境下的人們,更應該對歷史抱持寬容的心,「你我都必須承認,政大存在的歷史,遠遠超過這一個世代在學的時間。」